峪崖。

enough,

退YYS退切光,取关随意,感谢所有陪伴。不是不喜欢切光了,是留不住我,比如官方一顿神奇操作可恶心我了,所以游戏都退坑了,今天为光哭了一中午,不想那么痛苦了,请原谅我,再见。

Russian roulette

行,我还是舍不得切光,想了想还是放个已经码好的文【车】再走吧,以后可能就不回来了。【笑】有人陪我说点心事陪我玩吗?因为我没有圈子有些东西【脑洞】没法共享我心情又总是不好。但q我是卸了的。所以可以的话私信我?我微博也不怎么用hh

现代paro,真-中秋节贺文,梗来自@簪缨。
ooc 私设多
他俩属于彼此。

前公司【被光强行挖墙脚】心腹后离开回到大江山回来复仇切x总裁光

公共场合,穿环。羞耻play车。走评论链接。

花。

私设:白槿霜风皮是在大江山退治后鬼切复仇源赖光失败后潜入源氏做的伪装。红绳可由个人理解为红线。

提前的中秋节贺文,因为后面几天会很忙。不,是以后都很忙……打算消失一段时间。

@簪缨。 我爱你。谢谢你一直陪我玩儿。中秋节快乐w

源氏新招了一批武士。

数位配着刀的武士排一字站好,等待着源氏家主的第一次检阅。

那个穿的像是名门公子的武士也位列其中。只是低着头,看不清面目。

“抬头。”
那黑发的翩翩公子也的确抬头了。

源赖光看着那位武士的脸,却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嗫嚅着想说什么。却只挤压成一句话。

“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像谁?”

那双已经特意变换回颜色的眼,注视着眼前的人。
怎么会像呢?
明明就是。
恶鬼没有表情,却在心里恶质的笑起来,恨不得现在就用自己的手掐断那人的脖子。

在被封印在刀里前,他曾想吃掉源赖光的肉饮他的血,现在越靠近就越被身体里的血契吸引,

自从拆掉了左眼的封印,他就越回想起源赖光每月用自己的血液来修补血契的松动。

也就是说,每个月他都舔着自己主人的血做食,可他总是不知情。

那时他总被蒙住眼。黑色的,厚重的,不透光的布料遮住了他的眼,被屏障的眼感官渐缺,相对的,他的听觉延展到极致,听到了主人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主人缓慢拔出袖刀的声音,主人太过注重自己的安全了,所以也像京都的少女一样,带着袖刀防身。

再然后,是刀鸣声,和主人闷哼的声音,那也真是致命的诱惑,听的被蒙住眼睛的他心里一凛,想要去确认源赖光的状态。

“没事。”

然后是甜腻的东西混着铁锈味喂进了他嘴里。

那通常是一块樱花糕。

混着源赖光血的糕点。

他却吃的香甜。

血,一滴一滴滴在瓷白的盘子里。

源赖光在这件事上,还是很照顾他的,可能是真的把他当做了人类的少年,也可能是怕鬼切知道了会心生疑问暴露自己的计划。

可是鬼切宁愿相信源赖光是把他当成人类的,就像蛾子遇上了光,总会飞蛾扑火,把那束光当做自己最终的归宿。

即使是他,也不例外。

眼前的源赖光只穿着低领,没穿着袄裘,因之前鏖战失血过多还没来得及补回来营养,脸变得苍白虚弱,身形也瘦削几分,那盈盈纤腰似乎只有一握。

现在是由源赖光亲口问应试的武士问题,他把鬼切引入一个单间。

门廊上挂着的风铃随风舞动,他的心,也在发痒。
像是有猫在挠他的心脏一样。

鬼切放下了前些日子,在妖怪百宝屋里买的用八岐大蛇鳞片碾磨成的香粉做成的熏香。
他悄声无息的调换了源氏的熏香。

他买的这种熏香能让人悄声无息的睡着。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那人微低着头,因为太瘦,那锁骨连接出还有了阴影。

他在心里默数着。

一,二,三。

那人果真倒在了榻榻米上。

鬼切用带来的红绳把源赖光绑紧,特意在他手部的位置打了个死结。

还没等半柱香的时候过去,源赖光却悠悠转醒。迷蒙似鹿的眼逐渐变的清明起来。

他清醒的叫出鬼切的名字。

“鬼切。”
那人识破了他的身份,却也不紧不慢的,优雅如初。如同他在樱雨下,初见他。
好像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恶鬼要拧断他的脖子。

上次源赖光那么叫他,是什么时候了呢?鬼切忘了,却更像是不想想起来,源赖光每次呼唤他,都是有求于他。

比如。“鬼切,杀了他。”
或者。“鬼切,过来。”
还有。“鬼切,你发现了吗?”

都是这种话啊。

他心间的小花就这样对待他,让他痛的诛心。

混乱的记忆排山倒海的袭来,夹杂着脑子里的钝痛,他的小花在呼唤他,只是呼唤而已,没有让他做其他的事,只是在叫他而已。

不知从何而来的欣喜卷遍了他全身,他突然不想杀眼前这个男人了。

“源赖光。”

刀尖只蜻蜓点水,落在了源赖光脚边,原来是那人随手丢弃了那把浸血太久生锈的太刀,只从腰间换了把更锋利的。寒光出鞘,他身上缠着的红绳被斩断了。

因为刀刚开刃,连带着划过娇嫩的皮肤,留下血珠,嗜血的妖怪只用可怖的爪擦过了,温柔的像是对待爱人。

源赖光只是看着他,没有什么表情,想揣测他的意图。他的颈边还留着鬼切的牙印。

鬼切像是累极了,颓唐的想笑,却忘了怎么笑。
于是只得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走吧。”

可看到那个男人阴恻的笑着,真的扯着身上缠绕的红绳时准备离开时,鬼切又不满的用他狭长的丹眼瞥了一眼。好像像是想和这个几乎毁了他一切的男人多待一会儿。

鬼切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他本应恨不得这个男人失去一切变成他的食粮的。

“下次,我不会放过你的。”

只能放了一句狠话。

end

痛觉。(中二

05

渡边纲抱着一筐刚摘的还滴着清露的凤仙花经过,路过长廊的时候拍了拍这把在发呆的刀的头。

“哟,鬼切,要不要也染点?”
那个爽朗的男人笑着说。
“我家刀吵着闹着,一没留神摘多了。”

渡边纲的大嗓门显然吸引到了男孩的主人。
“别教他这些。”

主人斥责着自己的部下。 替他做主了。

“给浴血的刀染红色?”

“好好的刀,染什么色?”
被训斥的爽朗男人忍不住挠了挠头。

鬼切微颔首,安静的注视主人猩红的唇。

“全京都就你的刀染色吧?”

他的主人说完,见那粗砺男人自知理亏不说话了,又看了一眼坐在廊下赤脚抱着刀的男孩,也没继续说下去了。

男孩低着头看着主人的脚背,没精打采。

他的主人接过侍女送来的和果子,簪起一个递到他嘴边,“张口,”
男孩只看了一眼,心里突然满是幸福,就张嘴吃掉了。

06

倒是真如那人所说,给刀染上红色的刀瑁是多余的。

比起风清雅韵的凤仙花,血,才是最好的颜料。

粘稠的,暗不透风。恍惚间有什么东西溅在了他脸上。

是血液的腥甜。

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斩断眼前扑击而来的妖怪,保护身后的主人。

遍地的尸体。

有人类,有妖怪。
有小孩,有女人。
有奋力反抗的人类武士。有已倒下的妖怪尸体。

这里,是人间炼狱。
人间,即是地狱。

【你是?】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耳边传来声音污浊的低语,那是妖怪们临死前的怨念,即使化作了遇光即散的魂灵也要散发出强大的怨气。

他的主人问他,皱着眉。
“你看到了什么?”
那个风雅美丽的人开口问他,眉间褶皱犹如刀刻。

那个看起来像人类的刀,只闭了眼。眼中藏有流动的红色。
“我什么都没看到。”

他应该相信自己的主人,不是吗?

胸腔里那颗心脏却疼痛的扭做一团。叫嚣着要把这平和美好撕碎在眼前。

07

在樱花树下那件事发生没多久,他的主人就对着家族里的长老们提出要去讨伐大江山的计划。

他忙碌的脚步,像是急促的雨点,一下一下打在男孩心上。

那双纤巧的手再没握住他的刀柄,开始拿起别的刀,但依旧是美,主人的身姿如岸芷汀兰。身上开始藏着古朴的熏香香囊。

那天他在樱花树下闻到的,那抹味道被掩盖了下去。

终究是嫉妒的。
但是一把刀也不应该有过多的情绪。

源氏,他的主人源赖光只需要他斩清障碍,而不是成为他的阻拦。

讨伐大江山的计划更是没有过多详细的解释,突如其来的,充满疑点。

他的主人只问他。

“为我算卦的术士说,我的性命将陨落在大江山。”

“身为我的刀,为我而战。”

鬼切好像没有回绝的余地,他只能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主人事务变得更加繁忙。

有种错觉。

很快就要被抛弃的错觉。是哪里弄错了呢? 是哪一个步骤出错了呢?

“您爱我吗? ”

对面那个穿着振袖和服的黑发男孩端正坐姿。 在夜里的烛光摇曳下轻声问。

像是问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问题。
鬼切知道这个问题可能会惹恼不希望他懂情爱的主人。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他渴望被他唯一的光爱着。

烛火摇曳,昏黄灯光下两个人对坐的剪影被拉长。

鬼切害怕,在未来,好像会有东西,一点一点蚕食着他和源赖光曾经历过的美好日子。

08

“我爱,你。”

对面那人的唇微张,缓缓说着。

无论得到的,是否是真心的答案,这样,就够了。

黑暗中却好像有一个恶鬼在嘲笑他。他以为是游荡的妖魔要迫害他的主人,抽出了刀。

09

山洞里极美的omega正在发情,灼热的气息惹得年轻气盛的alpha呼吸紊乱。

“鬼切……”

明明那个男人只是叫着他的名字而已,他却心动了。

黑色的心脏也在兴奋的跳动。

“源赖光,”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你给我的痛楚,我要全部还给你。”

可那本该沉溺于欲海高热中的omega却睁开了眼,眼神却是清明的。

“噗。”
那是一声熟悉的嗤笑。

带着轻蔑,嘲讽,和高傲。

他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tbc

痛觉。(中一


啊好困,刚看到这么可爱的光光的表情包【我就不】就开始激情码字,现在码完了打算激情睡觉(¦3[▓▓]

鬼切:我兴奋!停下!我无法!【|ω・)

02

“嗯……”

没过几日,连站在山洞外都能听见那人隐忍的声音。

发情期提前了。

鬼切皱起眉,踢开了堵住山洞的石头,他有洁癖,不允许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碰源赖光。

打开了山洞,那个往日里高洁纯净的人在用银制的锁链摩擦着想要挣脱镣铐,但满脸的春色却出卖了他。

“想要就求我。主人。”

“这边的区域归我管,已经肃清了。”

白发的大妖嗤笑,手里把玩着路上折下的一小簇樱花。

“不求我的话,你就只能忍了。”

“不过,你忍得住吗?”

白发的妖残忍的笑,摸了摸肩上盘着的赤红小蛇。小蛇眯起眼睛,嘶嘶的吐着信子。

蛇性性淫,他不介意让这条蛇滑进那人的衣袖里,带给那副高热着的身体片刻的凉意。

03

那人有一双美丽的眼,那应该是石榴石的颜色,晶莹剔透,更像熔岩,滚烫着要融化别人的心。也是晚霞,承载着世间残忍的温柔,他的眼睫是飞羽,是扑扇着翅膀的飞鸟。

冷白的皮肤和星河似的银发,他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都那么美好。像是得天独厚。

他的主人在说话,可是这把叛逆的刀只专注于那张翕张的小嘴。

他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

“鬼切?”

他的主人发现他的心不在焉了。
他刚想请命求主人责罚,把扰乱自己心性的因果一一说出。
他的主人却只以为他只是被热气蒸的晕乎了。摆了摆手让他先别说话。让小姓拿了蒲扇为他散热。

“好好休息。”

身体昕长的主人撑了把纸伞把纸伞递给他,红色的伞面倒是很契合他的气质。鬼切欣然接过,仰着头看着那个男人。

空气隐约流动着樱花浅淡的花香。

鬼切看着他,像是看呆了。

他的主人只挑了挑眉,无视了他的无礼。

“起来,吃饭了。”


“好香——”

“是烤秋刀鱼——”

“还有小豆汤——”

远处传来闹腾的刀灵欢欣的声音。

樱花被风吹落,落下的樱瓣恰巧落到了他主人的身上。

鬼切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
…………

怎么会回想到以前的事呢?

眼前的主人也是一样美丽,只是走下了神坛,落入人间的俗套里。

源赖光横躺在地上喘息,形容姣好的唇被他吻的发肿。赤色的小蛇在他胸前腰间钻进钻出,冷血动物并没有减轻他的热,反而更火上浇油,他的身体逐渐染上樱花般的粉色。

迷茫的眼里是一时间无法消散的水雾。

这可真像个娇憨的,无助的少女。要是自己不知道源赖光是什么样的,估计又会被迷惑吧。

他还是一样的美丽,那双美丽的眼能轻易蛊惑他,让他为他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他没有变。
只是他在自己心里变丑了。

本应该是眯眼狡黠的猫咪,现在更像是缠绕着他身姿妖冶的蛇。

用他的毒素麻痹他,要把他拖进地狱里。

04

而在那天樱花树下之后的事,便是主人对他若有若无的回避,好像他做错了什么,这是对他的惩罚一般。
他只能看到他主人的背影从廊间穿过,而不能跟上去陪在他身边。

那时鬼切以为主人会不要他了。

源赖光有许多刀,他并不是唯一。按照源氏的性子,不好用的就可以丢弃。

鬼切只希望自己不要被丢弃。

…………
………………

那天樱花下,漫天的花雨中,男孩抓起他主人的手,闭着眼虔诚的印上一吻,像是祈愿和乞求。

因为他垂着头闭着眼睛,所以连被下人撞破了也不知情。

最后只知道,那纤巧的长了层薄茧的手,从他的手里惊慌的抽出,

然后,那人,便落荒而逃了。
  

tbc

切哥果然提着刀来找上门了。害怕.jpg

吓得我假发都掉了(¦3[▓▓]

痛觉。(上

私设有。abo。(为啥又是abo?因为我喜欢hhh)半架空。撒娇卖萌求评论( •̥́ ˍ •̀ू )我这么勤劳hhh

第一句是来自心做し的魔改hhh 还有这是初稿,我可能一边写一边改,写到后面会有一段心机boy鬼切的装b表演hhh(¦3[▓▓]就这样吧我先睡了

最近因为爆肝更新太快,所以质量可能不太好,最近可能为了保质就不会更新啦(¦3[▓▓]
00
“主人,假如我有心的话,”
“我该如何找寻'爱'这种东西呢?”
他坐在蒲团上,端坐着礼数周全,陪伴着主人不敢有半分僭越。

银发间有一缕红发的男子只是置之一笑。
“器物怎么会有心呢?”
仿佛为了印证自己说的话,他伸手去按压鬼切身上的胸甲。
“痛吗?”

黑发的男孩想了想,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的主人笑的更欢了,像逗小狗一样摸摸他打理的整整齐齐的黑发。

可是,他分明听见了自己的胸腔的跳动。

一下一下。在鼓动着,欢欣的想要主人更多的触摸。

“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问题?”源赖光问他,伸手给他一串晶莹剔透的葡萄。

他好像有点在意。要不要如实说呢。
端坐的鬼切皱起眉,不想让自己主人担心,毕竟近日有太多东西要主人打理。

“……在书上看到的。”他只好说了谎,这是他第一次说谎,也不敢直视源赖光,低着头假装整理衣服上的流苏。

“什么书?”源赖光倒是没有在意下属的举动,只一心想知道哪本书告诉了这把利刃不该知道的事。可他从不在藏书阁放这些情情爱爱的书。

“……藏书阁左上……第三层第四列第二本。”
他胡乱说了一个。
没想到源赖光的眉皱的更深。

“哈?那……好像是晴明带过来的书?”源赖光突然一下子坐起来,露出一个难看的表情来。他赶紧穿上木屐往外走,像是要找教坏他的人算账。

源赖光正往外走,突然又折了回来。

“别看了,晴明带过来的书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源赖光说,红色的眸子看不清情绪。
可是看到自己主人这么紧张的样子,黑发的男孩还是忍不住笑意。

“怎么了?”源赖光又恢复了那副不言苟笑的样子。

“很开心。”
黑发的男孩笑着。感觉自己被在乎,很开心。他这样想着,并没有说出口。

源赖光揉了揉他的头发,无奈的叹了口气。

01

睁开眼,鬼切轻声的叹了口气。

现在他处在大江山,而非源氏的庭院,眼前就是被囚禁的源赖光。
源赖光素白的脸上沾了血迹,因为几天不吃不喝下巴尖削,他正因为伤口的疼痛喘息着,鬼切曾肖想过的美好肉体正在阳光下陈列,如果是以前的鬼切应该会羞红耳朵转移视线,但是现在,

白发的大妖拾起一边的刀剑,用剑柄抬起了他的下巴。
“要杀就快点杀。”男人有点不耐烦他的优柔寡断,“你到底还想对我干什么?”
山洞里唯一的进光处,那个他爱着的男人一如既往的骄傲,即使是沦为阶下囚。

“我可不是以前的鬼切。”
白发的妖怪定了定心神。“你猜猜我为什么要把你绑在这里?”
他说着,用冰凉的剑柄拍了拍源赖光的脸。源赖光咬着牙承受。微尖的犬牙咬着那绯色的唇,鬼切突然觉得心情很好。
也不强迫这个被饿了好几天头脑昏沉的人思考问题了。

“因为你的发情期快来了。”

白发的恶鬼轻笑着,一字一句的说,充满了恨意。
源赖光扬起头看他,眯着红色如血的眸子。

“没有给你准备抑制剂。这里可不是源氏的院子,你更不是什么家主。”

源赖光昏沉的脑袋终于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
“你想做什么?小畜生。”

“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主人。”说到主人的时候白发的大妖语气恭谨。像是羞辱眼前的人,“你有什么立场问我呢?”

白发的大妖抬起持刀的右手,用刀背不断击打源赖光的后颈的腺体。
确认源赖光承受不住失去意识后,转身对旁边的小妖说。
“好好看着他,别让他跑了。”

前几天这个男人还真差点跑出了大江山的范围,弄的他找了很久。

“是,星熊大人。”称呼竟也不是鬼切了。

tbc

疯。(终

设定在前文写过了,我就懒得重复啦(¦3[▓▓]
有点黄暴走链接
我真的没写be,因为太虐了,只写了开放式结局,也算是he了吧。。。当然你们也可以想一下be| ू•ૅω•́)ᵎᵎᵎ,剩下的你们自己想啦,(颈上横着一把刀,切哥is  watching  me(ง •̀_•́)ง
对了,今天来台风了,沿海的切光er注意安全哦

https://shimo.im/docs/jcKYxZglsZEp5eJm

疯。(始

ooc。第三方视角。abo。孕期。不是车。但感觉会被禁。半架空。童子切单箭头→源赖光,cp洁癖慎入(¦3[▓▓]
https://shimo.im/docs/C5WtEEzfKEg2srAp

宠坏(车)

1000字车,喜欢坤廷那么久来交个作业。我流坤廷。ooc有。

走评论链接